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從《假戲真作》談『呈現式劇場』與『再現式劇場』

從《假戲真作》談『呈現式劇場』與『再現式劇場』
EX-Theatre Asia’s A True Calling in the context of “Presentational and Representational theatre”.
講師:
EX-亞洲劇團藝術總監/《假戲真作》導演
Chongtham Jayanta Meetei(江譚佳彥)

時間:
2016427日(週三)1340-1530
地點:輔仁大學理圖劇場

Jayanta簡介:
藝術總監導演│Chongtham Jayanta Meetei江譚佳彥,印度籍
來自印度東北方、古典舞蹈「曼尼普里」(Manipuri)的發源地曼尼普爾(Manipur),江譚佳彥從小浸淫在傳統舞蹈、武術和瑜珈的身體文化中。家鄉曼尼普爾由於地理位置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動盪的政治與經濟生活,讓當地人民極具反思意識,也意外地讓傳統表演藝術特別發達。加上印度各地的不同方言,人民除了交雜語音的溝通,更習於肢體語言的運用。這一切背景,令佳彥尤其關注身體和語言的表達及思考。
1988年加入曼尼普爾地方劇團、大學畢業於歷史系、主修表演的戲劇碩士、畢業後受聘為印度國家級演員,2001年赴新加坡進修「Intercultural Theatre Institute 跨文化劇場學院(前身為「劇場訓練與研究課程」)」,佳彥最終來到台灣,繼續實驗跨越語言文化隔閡、直觸靈魂深處的劇場。擅於在劇場說故事,擁有深厚的傳統與現代訓練背景,佳彥從亞洲古典、西方寫實、後現代的前衛肢體劇場等不同文化根源汲取養分,轉化為當代劇場美學。
在印度和台灣的大學教授表演、亞洲各地主持戲劇工作坊,參與超過41齣專業演出、20齣以上導演作品。佳彥迄今在台灣編導演的多部作品,受邀巡迴各藝術節,2010年作品《假戲真作》更獲得第九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節目,獲得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印度新德里國際藝術節,以及2013WSD(世界劇場設計展)(英國)邀演。致力於各地文化與文本激盪的創作,與台灣劇場工作者擦撞出新火花。佳彥以台灣藝術新住民身份,試圖與劇場人共同探索,台灣與亞洲文化融合的當代劇場身體,帶來美學新刺激。
演講內容:
演講中將以EX-亞洲劇團《假戲真作》這齣戲的呈現方式作為主軸及出發點,用現場示範的方式學生們瞭解到『呈現式劇場(Presentational theatre)』與『再現式劇場(Representational theatre)』兩種劇場表演形式,以及如何運用在表演上。
輔以亞洲劇場美學為主導的創作思維為例,從介紹身體訓練、表演理論、表演形式與風格,進而詮釋和碰觸表演。同時透過《假戲真作》的創作背景介紹,讓聽者對於傳統亞洲古典戲劇的深度和變化莫測有進一步的瞭解並分享如何將傳統元素運用到現代劇場創作中。
戲劇脫離不了人生,人生經驗更是創作的基本泉源,在演講中我們希望在回應個人現實生活中種種經驗的同時,能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讓喜愛表演藝術的學生們獲得入門的知識與方法,帶領大家體驗一趟生命與戲劇相結合的旅程,並藉此開啟對於異國文化的接觸及認識。
關於《假戲真作》
EX-亞洲劇團創團10年最觸動人心代表作
《假戲真作》榮獲第九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節目,並受邀至新加坡、印度、英國參與國際藝術節的演出獲得國際地位肯定。結合中文與印度文雙語演出的形式,多元文化巧妙融合,挑戰當代口傳敘事新風格,以「戲子作戲」喚醒最真摯的人性價值,打破台灣觀眾對於「劇場語言」的既有想像。EX-亞洲劇團創團滿十週年之際,推出口碑代表作品經典再現,卡司陣容超強,由實力派演員江譚佳彥與魏雋展再度同台飆戲,猜猜這次會勝出?

【贊助票券好康加碼】
一套1500元(含2張同場次票券+1本劇本書)(每場次限量10套)
《假戲真作》演出資訊
2016. 6/16 () 1930
6/17 () 1930
6/18 () 14301930
6/19 () 1930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  實驗劇場

好評迴響

《假戲真作》係引進域外文化傳統並加以揉合融接的作品,其「搬演」/「說故事」的方式頗具特殊性與趣味性。兩位演員在語言上「中文」/「印度方言」並陳,在演出意象上則呈現「實」/「虛」的探索,整場演出結構彷如太極圖,在對置、並列與替換等手法運用下,呈現「演員」/「角色」/「語言」的對調與轉換,以探討「演員/演戲」的古老命題。表現形式質樸中見新意,演員的表演單純有力且不花俏,為年度演出中誠懇、具厚度、一新耳目之作。
台新獎觀察委員張啟豐

「從亞洲各式傳統劇場所取材的型式化肢體語言與服裝風格,以及與觀眾之間所營造出的親密感,都為《假戲真作》鋪陳了一股超越時空的氛圍。」
-新加坡海峽日報

「自然地融合印度及中華文化的情感與表徵,舞台的詩意空間,展現人類真摯的情感與渴望。」                         
-印度曼尼普邦日報

見戲子著上女裝,穿上他這一生最後一套戲服,直直的朝火葬場走去。為藝術犧牲奉獻,莫過於此。
Jimmy Blanca (劇評)

這齣戲引發對於表演(或者所有藝術作品)藝術的「真」、傳神、完美,與現實生活的「真」與「完美」之間,如何界定與衝突。
                                                                      -首演觀眾

《假戲真作》所要辯證的真實與虛假、是為(being)與成為(becoming)、戲劇與人生、演員與角色、信仰與欺騙等課題,都具有深切的普世價值,讓該戲在簡潔乾淨的舞台,以及凝練豐富的演員表演之外,厚實了原本這個印度口傳文學小品的意涵。    

-于善祿(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講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